圆框眼镜-呆毛

玉米淀粉糊。

擦竟然还会弹广告了。


秃子乱舞——我家审神者可能的语音(?)



感觉会很好玩,于是就写了。

那么开始吧!







图鉴说明:

……是条纹猫猫哦。名字随你怎么叫啦,反正只是为了知道是谁不是喵。不擅长说话。兴趣是做(能吃的东西)和吃(好吃的东西)。虽然是个菜鸡,急眼了也会挠人的。

入手:

是只条纹猫猫,请按你喜欢的叫法叫我吧。

登录(加载中):

假发……

登录(加载完毕):

秃子乱舞,掉毛吧!

开始游戏:

要秃成无毛猫了。

本丸:

哈!!…没吓到喵?

要吃东西喵?

那个是要喂我的喵?

本丸(放置):

喵喵呜🎵~喵呜喵喵喵🎶~

本丸(负伤):

不敢动不敢动。

结成(入替):

我是来给大佬们拖后腿的。

结成(队长):

……你发过很长时间的高烧喵?

装备:

喵好可爱!

弄坏了怎么办……

能好怎?

远征:

能不能遇到喜欢的食材呢🎶~

远征归还(队长):

蘑菇菇!大概全部有毒。

远征归还(近侍):

哪些需要塞进冰箱?

锻刀(划掉)抓秃子:

不管是哪位大佬我先预订抱大腿的位置!

刀装:

这个能用喵?

手入(轻伤):

给个创可贴就可以啦。

手入(中重伤):

我要死了喵……?

炼结:

还能再肝五百年!

任务完成:

肝完啦…可以休假了喵?

战绩:

我能看喵?

万屋:

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

出阵:

肝完这波回去睡觉。

发现资源:

这个怎样做比较好呢……诶不能吃??

索敌: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开战:

安全第一!

演练开始:

请温柔一点谢谢啦!

攻击:

呀吼~!

喵!

会心一击:

踢你屁股!

轻伤:

打不到打不到~

咿好险。

中重伤:

啊。

真(假)剑(发)必杀:

选一种死法吧。

单骑讨伐:

来啊,你来啊。

王点:

太明显了好没意思……

誉:

诶诶诶???!!!???谢谢喵……

特:

能少拖一点后腿了喵。

马当番开始:

我有关于马的一言难尽的回忆。

马当番结束:

它那个又差点戳我脸上。

畑当番开始:

最喜欢种花种菜啦!

畑当番结束:

一定会很好吃!

比试开始:

还请手下留情。

比试结束:

多谢指点。

[破(猝)坏(死):诶嘿嘿~……]


hsb,我本人,深海水族馆的鸭嘴兽拟人,陆!海!空!的宪先生。


↑被河蟹的上一条内容。


2018总结:草稿一堆,完成的没有。

40根土豆粉!

评论里抽一只小可爱给他画张图|・ω・`)


(正面做崩了的)青江喵!

[帮大将收了一个快递之后。]

按照惯例帮大将签收了快递,拆封,放到大将的桌子上……

等一下,这是什么?


药研藤四郎从盒子里掏出一根十余厘米长的有成片凸起的硅胶棒棒。按下疑似电源开关的按钮后硅胶棒振动了起来,药研把手握在有成片凸起的部分,这根硅胶棒似乎还会自己加热。

…嗯…………

这该不会就是那啥吧…

大将似乎好像大概也已经成年很久了…有这样的需求很正常……

这种自家白菜被黄瓜撅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………

…是不是假装不知道比较好………

嗯………………







乱:药研?你对着个洗脸仪发啥呆呢??


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刷图的时候溯行军是一直在的,反而是时正的审神者这边是像勇者一样一格一格往前走。所以有没有可能审神者这边才是溯行军呢?毕竟所有的信息都是“时正”的狐之助告诉审神者的嘛。